• 正在阅读: “国王新衣”渊源和《高僧传》里的故事

    “国王新衣”渊源和《高僧传》里的故事

    2019-02-02 08:59来源:文汇报

    调查问题加载中,请稍候。
    若长时间无响应,请刷新本页面

      何公超《皇帝的金袍》

      杨焄

      《皇帝的新衣》并?#30343;?#23433;徒生一空依傍、师心独造的创作,而是根据流传于中世纪西班牙的民间故事加以改编的。关于这一点,他自己在编定童话集时早就有过明确的申明。在探究追溯这则童话的源流始末时,中国学者也有重要的发现。

      摹仿与新编

      《皇帝的新衣》所讥刺嘲讽的荒唐现象,很容易激起读者的强烈共鸣和翩翩浮想。除了催生出形形色色的各类评论和诸家译本之外(见2019年1月18日《文汇学人》),还顺带吸引了不少作者各出心裁,在原作基础上斟酌损益,或摹仿,或新编,创作出各种不同类型的作品。

      率先问世的是半侬(刘半农)的滑稽小说《洋迷小影》(载1914年《中华小说界》第七期),他在题记中陈说缘起:“是篇为丹麦物语大家安德生氏(一八〇五至一八七五)原著,名曰《皇帝之新衣?#32602;?#38472;义甚高,措词诙诡。日人曾节取其意,制为喜剧,名曰《新衣?#32602;?#22823;致谓某伯爵崇拜欧人,致贻裸体之笑柄。今兼取安氏原文及日人剧本之义,复参以我国?#20843;祝?#20026;洋迷痛下针砭。但求?#30343;?#20854;真,非敢以推陈出新?#22312;?#20063;。”可知是以安徒生原作为蓝本,又参考过日本剧作,进行再度加工的产物。作品描写游学归来的某公子嗜洋成性,“?#35009;创?#30340;吃的用的,以及一切与他接触的东西,没一样?#30343;?#27915;货?#20445;?#24680;不能连自己的身体也要用莲花化身法化成西洋的种子?#34180;?#26377;两个外国人针对他崇洋媚外的嗜好,谎称能够织造特殊的布料,不仅“花纹与颜色能随时变化?#20445;?#32780;且 “有鉴别人类善恶的能力?#34180;?#20449;以为真的洋迷最终在众目睽睽之下赤身裸体,招摇过市,即便遭到路人笑骂,也依然执迷不悔。周作人在《知?#27809;?#24819;录》(三育图书文具公司,1970年)里追怀故友往事,提到“刘半农因为没有正式的学历?#20445;?#20197;致“英美派的绅士很看他不起,明嘲暗讽?#20445;?#20026;此旅欧留学,“发愤去挣他一个博士头衔来,以出心头的一股闷气”(见该书《北大感旧录八》及 《卯字号的名人三》)。说的虽?#30343;?#20182;稍后的经历,但因为出身不佳而遭受歧视,产生的抑郁愤激势必在胸中郁积已久。这篇游?#20998;?#20316;尽管旨在针砭世风,恐怕也包含着难以明言的隐?#30784;?/p>

      刘半农提到的日本剧作究竟何指?#20889;?#35814;考,与此相仿而由国人创作的则有半梅(徐?#30475;?的喜剧《新衣》(载1921年《新声?#21448;尽?#31532;四期)。主人公屠侯爵追新逐异,“只要是希奇的新的,他不管?#35009;矗?#19968;定要去觅到?#34180;?#19968;对“在西洋修业十年”的制衣师夫?#23601;?#20854;所好,诡称可以纺出?#23433;?#21487;?#23478;?#30340;织物?#20445;?#36523;分高的人,心地一卑污了,就看不见。表面上像有德行,其实无恶不作的,也看不见。外面?#26263;?#24456;有学问,其实头脑空虚的人,也瞧不见。身穿军服,胆小如鼠的,也瞧不见。以及世上的平常人、糊涂人、愚笨人、饭桶、无用人、过时的人、死也不足惜的人,多看不见的?#34180;?#20110;是侯爵府主仆上下,以及受邀前来观摩的祝医士、柴少校、田牧师等,都因各怀鬼胎而被玩弄于股掌之上。最终侯爵夫妇穿着衬衣?#30446;?#22312;海滨行走,“整齐严肃?#20445;?#30446;不斜视?#20445;?#36814;来的却是“儿童拍手笑骂?#34180;?#24464;?#30475;?#26089;年留学日本,归国后创作过大批喜剧和滑稽小说。在构思这部《新衣》时,或许也和刘半农一样借鉴过日本剧作。

      刘半农和徐?#30475;?#30340;作品尽管在时间、地点、人物、情节各方面多有增损改易,但基本的叙事要素,尤其是最后的结局,仍然?#26639;?#30528;安徒生原来的故事,摹拟效仿的痕迹非常明显。有些作者则不再满足于萧规曹随式的简单承袭,尝试着另出机杼,希望能够由此踵事增华,翻新出奇。

      由叶圣陶、胡?#23454;?#20154;起草的《新学制课程标准初级中学国语课程纲要》于1923年颁?#38469;?#26045;,在“略读书目举例”中列?#23567;?#22495;外小说集?#32602;?#24847;味着书中那篇《皇帝之新衣》也将引起语文教育界的广泛注意。在吴研因、庄适、沈圻等人编著的《新学制国语教科书(小学校初级用)》 (商务印书馆,1923年)第六册中就?#31456;?#20102;据此改编的《波斯国王的新衣?#32602;?#20849;分为四篇课文。尽管大体上仍然依傍原作,但已经做了不少修改,比如将主人公指实为?#23433;?#26031;国王?#20445;?#34987;派去检查进度的大臣也由两人增加到三人。最重要的则是结尾部分做了续补,当小孩子大声?#34915;?#30495;相后,“国王也有些疑心了?#20445;然?#21040;皇宫仔细盘问王后群?#36857;?#25165;终于获知真相。最后“国王醒悟着说:‘啊哟!上了织工的当了!实在我也看不见?#35009;?#26032;衣!’”随即下令把骗子们抓来治罪,“但是两个织工早已逃得无影无踪了?#34180;?#23613;管骗子依旧得逞而逃之夭夭,可国王总算幡然醒悟了。

      吴研因等人新增补的内容并不多,叶圣陶则做了更为详尽的续写。他有一篇同名的《皇帝的新衣》(载1930年《教育?#21448;尽?#31532;二十二卷第一号),一开始就交代:“从前安徒生有一篇故事,叫做《皇帝的新衣?#32602;?#24819;来看过的人很不少。……以后怎么样呢?安徒生没有说。其实还有很多的事情。”接着讲述皇帝遭到耻笑后?#25307;?#25104;怒,命令士兵抓捕围观的民众,“就在街头把他们杀掉,?#23186;?#27665;众知道他的法律是铁一样的?#34180;?#20182;?#21727;俗?#27169;作样,“总是裸着身体,?#25925;?#26102;做一些虚空的手势,算是理直衣服的褶皱?#34180;?#29983;性多疑的他还颁布了更严酷的法令,所到之处“民众一律不准开口发声,不问说的?#35009;矗?#21482;开口发声就错,就要拿住杀掉?#34180;?#22312;恐怖高压之下,“要求言论自由,要求嬉笑自由”的民众终于奋起反抗,士兵和大臣也?#36861;?#20498;戈。目睹众叛亲离的局面,皇帝感觉“好像有一个巨大的铁椎向他头脑猛击一下,他顿时失去了知觉?#34180;?#23433;徒生的口吻?#32536;们?#26494;活泼,叶圣陶的叙述却格外沉重压抑。其原因恰如郑振铎此前所说的那样,?#20843;?#28982;他依旧想用同样的笔调写近于儿童的文字,而同时却不自禁地融化了许多‘成人的悲哀’在里面?#20445;?#25105;?#24378;?#22307;陶童话里的人生的历程,即可知现代的人生怎样地凄凉悲?#25671;?《稻草人序?#32602;?#36733;叶圣陶 《稻草人?#32602;?#24320;明书店,1923年),如此忧愁感伤的基调,?#26377;?#21040;此时?#32536;?#26356;为沉郁激?#23567;?/p>

      叶圣陶对自己的续作很满意,不但编入童话集《古代英雄的石像》(开明书店,1931年),还将其分为《新定下的法律》?#23545;?#21040;了不幸的人》和?#19969;八?#25481;你的虚空的衣服?#34180;?#19977;部分,先后选入自己主编的《开明国语课本》(开明书店,1934年)和《少年国语读本》(开明书店,1947年),在当时流传极广,以至影响到其他作者的创作。钱光毅编写的剧本《皇帝的新衣》(载

      1935年《音乐教育》第三卷第一、五、六期),就标明“由安徒生与叶绍钧的童话《皇帝的新衣》改编?#34180;?#24403;然在人物和情节方面又有不少增饰,着重描写了小贩?#28304;?#19968;家三口的悲?#20197;?#36935;,并非简单地从文体上进行改编。剧本中还穿插了由廖辅叔作词、陈田鹤作曲的多首歌谣,其中?#30343;?#30001;两个骗子齐声合唱:“新衣绣出叶色绿花色黄,?#37196;倒?#20687;仙女,红牡丹是花王。一切颜色?#38469;?#40092;艳非常,?#20849;皇?#39128;着清甜的花香。凤在舞,龙在飞,?#39302;?#21809;歌,孔雀翘尾,仙禽交集,启示国家的祥瑞,而且它永不褪色或是破碎……?#34987;?#22768;绘色地将他们巧舌如簧的嘴脸展露无遗。足见?#26159;?#20316;者和剧作者一样,为此耗费了不少精力。

      何公超的《皇帝的金袍》(收入《公超童话》第一集《快乐鸟?#32602;?#23401;子书店1945年),应该也借鉴过安徒生和叶圣陶。他?#27663;?#30340;皇帝更加穷奢极欲,而狡猾奸诈的宰相投其所好,“要全国有金子的老百姓缴出一半给皇帝?#20445;?#35753;锡箔匠和缝衣?#27785;?#25163;打造了一件“富丽堂皇的金龙袍?#34180;?#30343;帝披上金袍后巡行各地,“要每一个朝见的?#27982;瘢?#21563;一次金袍的袍角,以表示对于(下转13版)

      (上接12版)它的尊?#30784;?#22914;果有谁违背了这个命令,就要砍头,以?#22836;?#20182;对于金袍的不?#30784;薄?#20037;而久之,金袍上沾满了各种病菌,皇帝所到之处立即就会爆发?#28872;摺?#23613;管有医生查明了疫情来源,但他为了保全尊?#24076;?#20005;禁泄露真相。愤怒的百姓最终攻入皇宫,他脱下金袍仓皇出?#21360;?#27491;当暗自庆?#19994;?#20197;?#29273;?#38505;境时,却被一个小女孩认出,故意让他染上了?#28872;擼?#30343;帝挣扎着想起来逃出这小茅屋,但是病菌缠倒了他,跌在床下,断了气?#34180;?#25972;个故事充满强烈的现实影射意味,彰显出和叶圣陶一脉相承的批判意识。

      吕梦周也写过一篇《国王的新衣》(载1932年《小朋友》第530期),可主人公却成了反躬自省而知错能改的圣明贤君。这位国王也曾不惜一?#20889;?#20215;,?#20843;?#38754;八方去搜求新奇的衣料?#20445;?#20294;因为恰逢太平盛世,百姓安居乐业,依?#33618;?#21463;到热烈拥戴。他每换一?#32441;?#35013;异服,举国上下就召开盛会,“庆祝他们国家的命运?#34180;?#24184;亏在一次元旦集会上,有个孩子直言进谏,“我们的国家虽然在外表上看,是非常的富足美丽,但在事实上,已经是在逐渐地穷困下去?#20445;?#25105;们的人民已经养成了一个不好的习惯,便是爱奢侈?#20445;?#25105;以为造成这个不好的习惯的人,便是爱穿漂亮的新衣的国王?#34180;?#22269;王听了不以为忤,立即当众脱下新衣,投入火中烧毁,并树立石碑,警示国人永?#30585;?#35760;,“无论多少好的外国衣料,穿在身上,都不能算作漂亮?#34180;?#20316;者的用意虽然在于戒奢倡俭,但颇多迂阔陈腐的说教,这番故事新编似乎并不成功。

      童大龙创作的剧本《皇帝的新衣》(载1980年《中外文学》第六期)则彻?#30528;?#21435;平铺直叙的叙述方式,转而采用?#20998;?#25103;的复杂结构,展现了一位导演指导?#35801;?#28436;员?#21467;蕁?#30343;帝的新衣》的整个过程。剧中人物有着更为多元的性格特征,比如国王整日顾影自怜却又百无聊赖,登场后就自我吹嘘:“我统治一?#24418;已?#30555;看得到的地方以及眼睛看不到的,然而我是一个谦虚的国王。”随即?#20013;?#32110;叨叨:“海内承平,四方来?#20445;?#27599;天天气都那么好,每天的天气?#24049;?#24471;不得了,呵呵呵,每天的天气,这个天气,天气呀,(突然从高?#35828;?#36827;?#35855;?#37324;)好得少说也有一百年了。”两个骗子也面目各异,其中一个很快便担惊受怕地埋怨:“已经三天了,我们躺在这儿?#35009;?#20063;没做,我愈来愈害怕。”另一个则竭力安抚宽慰:“我?#19988;?#32463;做了很多了,至少,我们都努力过去做一个骗子,对不对?”排?#20998;?#24050;经手忙?#24597;遙?#20844;演时又节外生枝。扮演孩子的演员?#33618;?#21450;时赶到,强自镇定的导演?#33618;?#21629;令其他演员“千万要继续下去?#20445;?#20110;是国王?#33618;?#21608;而复始地上台接受众人的欢呼,?#23433;?#30693;道是第?#22797;?#20102;,国王已经彻底的孤独了。他出场,站在台子中央,不知所措,想要讲?#35009;矗?#32456;于放弃,下台?#34180;?#30452;到最后,“国王是被强推出来的。他?#24590;?#30340;到了?#26492;?#20013;央,努力要表演而全?#30343;?#36133;?#20445;荒?#26080;奈地向导演求助。而导演冲出后也?#33618;?#23604;尬地僵在台上,全剧就此落幕告终。童大龙在剧本一开始耐?#25628;?#21619;地引录了A。卡缪(加缪)的隽语“光是人体的净重是不够的?#20445;?#23545;这位法国作家所竭力揭示的世事幻灭无常显然有深切的体会,原本举足轻重的孩子在剧本中竟?#30343;?#32456;?#33618;艿翘?#38706;面,由此将深长的荒诞意味赋予了这则古老的童话。

      探源与比较

      《皇帝的新衣》并?#30343;?#23433;徒生一空依傍、师心独造的创作,而是根据流传于中世纪西班牙的民间故事加以改编的。关于这一点,他自己在编定童话集时早就有过明确的申明。近现代以来的译介者?#28304;?#20063;多?#26032;?#21450;,周作人在增订《域外小说集》时,于《著者事略?#20998;?#20415;介绍过它的渊源:?#21834;?#30343;帝之新衣》本见西班牙曼努尔(Don Manuel)著《卢堪诺尔伯爵》第七章,安?#21494;?#28982;取其事,改作此篇,而删其教?#25285;?#36930;?#24535;?#36731;妙?#19978;病?#30422;其所讽刺,意甚明显,若加指示,反足以减损色彩也。”认为安徒生虽?#30343;?#30053;了原有的?#21040;?#35749;刺,反倒能够青出于蓝而后来?#30001;稀?#24352;友松在翻译《安徒生童话的来源和系?#24120;?#20182;自己的记载》(载1925年《小说月报》第十六卷第九期)时说,他发现安徒生“曾经发表过一篇杂记的文字,把他自己所作的故事的来源和系?#38472;?#20026;说明了一下?#20445;?#25152;以特地将这篇文字译了出来,以飨读者?#34180;?#23433;徒生在文中提到:?#21834;?#30343;帝的新衣》原是一个西班牙的故事;我们得有这篇里?#20999;?#26377;趣的?#25293;睿?#19981;得不?#23633;?#28385;诺尔公爵(Prince Don Manuel,1277—1347)。”这番自述可以验证周作人的介绍确有所本。徐调孚在为赵景深修订(下转14版)

      (上接13版)本《皇帝的新衣》(开明书店,1931年)撰写《付印题记》时也说:?#21834;?#30343;帝的新衣》是收在一八三七年出版的‘童话’第三部里,原是一个西班牙的故事。见曼 努 尔(Don Manuel)著《卢 堪诺尔伯爵》第七章,安徒生取其事,改作此篇,而删去了教训的份子。”大概参考过周、张等人的介绍,其实也源于安徒生的自述。

      赵景深翻译过丹麦评论?#20063;?#20848;特的《安徒生童话的艺术》(载1925年《小说月报》第十六卷第九期),从研?#31354;?#30340;角度做了重要补充。文中强调:“我们要想?#36171;?#30340;了解安徒生的艺术,请看他怎样工作。我?#24378;?#20182;工作的程序,便可更深的明瞭他的艺术。最好是我?#24378;?#20182;怎样改编童话,因为他的艺术方法在改编童话上是显示得很清楚的。我们?#30343;前?#20004;篇东西拿来比较一下,?#21476;?#19968;顿便算完事;我们要很详细的叙述,仔细看看,那一处是他省略的,那一处是他扩大的,将他的作品的顺序显示于我们眼?#20303;!北荒?#26469;详细研讨的正是《皇帝的新衣》。勃兰特逐?#25105;?#35835;了那个西班牙故事,虽然承认主体部分“开始很有趣,全篇故事也很幽默?#20445;?#20294;也指出导入的时候 “实在无味得很?#20445;?#21482;图发明自己隐藏着的哲理,却把读者的兴趣减去不少?#20445;?#36824;特别批评最后所附的教训“非常可笑而且也无深意?#34180;?#38500;了改动并增添部分情节外,安徒生将?#20999;?#31354;泛的议论悉数删去,“以他的瘦手拙笔,使这故事离开原来的中心,以戏剧般的活泼,用对话体来叙述?#20445;?#32456;于使改编后的作品焕然一新,成为“?#31245;?#32654;的故事?#34180;?#23613;管赵景深在此述而不作,并没有再做阐发,读者却足以了解故事的嬗变原委,并据此判别原作与改作的高下优?#21360;?/p>

      在探究追溯这则童话的源流始末时,中国学者也有重要的发现。曾在重庆北碚国立编译馆工作的杨宪益晚年回忆道:“我在中国古籍图书室里花很多时间进行阅读和做?#22987;恰?944至1946年间,我写下大量?#22987;牽?#36824;写了大约两百篇短论文,论述的范围包括:中国古代史、中国文学史、古代神话传说、古代中外关系史以及中国少数民族的早期历?#32602;?#31561;?#21462;!?杨宪益著、薛鸿时译《漏船载酒忆当年》第二十章,?#26412;?#21313;月文艺出版社2001年)这些札记虽篇幅有限却言之有物,其中一篇《高僧传里的“国王新衣”故事》(载1947年《新中华》复刊第五卷第二期)开宗明义就说:“安徒生童话里面有一篇‘国王新衣’故事,在中国已甚普遍被人转译引用,而且一般人都认为这篇含有讽刺意味的作品,是?#20998;?#31461;话里的杰作?#30343;?#19981;知这篇故事在一千多年前已见于中国纪载了。”随即指出南朝梁代慧皎所撰《高僧传?#20998;?#26377;一篇鸠摩罗什的传记,记载这位东晋名僧曾师从罽宾法师盘头达多,盘头达多在为他解说佛法时讲述过一个故事:“如昔狂人,令绩师绩绵,极令细好。绩师加意,细若微尘,狂人尤恨其粗。绩师大怒,乃指空示曰:‘此是细缕。’狂人曰:‘何以不见?’师曰:‘此缕极细,我工之良?#24120;?#29369;?#20063;?#35265;,况他人耶?’狂人大喜,以付织师,师亦效焉。皆蒙上赏,而无实物。’”不少?#38468;诙?#21644;《皇帝的新衣》类似。杨宪益据此推?#24076;骸?#36825;故事如果是盘头达多说的,那样它至晚在西元四世纪初年业已存在,恐怕原来是印度的故事,而由《高僧传》的纪载看来,至晚在西元六世纪初年业已传入中国了。?#26412;?#31649;他没有留意安徒生自己提到的西班牙渊源,却一下子把这个故事原型的出现提前了将近一千年。包括这篇短论在内的二十余篇札记曾结集为?#35835;?#22696;新笺》(中华书局,1947年),后又增订成《译余?#38469;啊?三联书店,1983年),关于这则童话的渊源考辨也就逐渐为学界所知了。

      早年在英国牛津留学?#26412;?#24050;结识杨宪益,后来又和他多有文字往来的钱锺书,在此基础上又有新的收获。他在《管锥编》(中华书局,1979年)中发现宋人所编《太平广记?#20998;?#26377;一篇根据《高僧传?#39134;?#35746;而成的《鸠摩罗什?#32602;?#20854;?#23567;?#35760;大阿盘头达多语一节尤佳?#34180;?#22312;节录相关内容后,他有按语评析道:“安徒生童话《皇帝新衣》(The Emperor’s New Clothes)一篇,举世传?#26657;?#26426;杼酷肖;唯末谓帝脱故着新,招摇过市,一无知小儿呼曰:‘何一丝不挂!’(‘But he has nothing on!’a little child cried out at last),转?#19990;?#38589;,释书所?#35805;?#20063;。”(见该书《太平广记》部分第三十八则)既指出《高僧传》故事与安徒生童话在构思方面极其相似,又强调后者所增小儿当众高呼的情节,使得故事发展奇峰陡起,意味深长隽永,远非前者所能企及。读者从中不难体会到安徒生匠心独具、点铁成金的高超手段。

      钱锺书在讨论时还引录了明末陈际泰《王子?#25925;?#38598;序?#20998;?#30340;一段文字,也值得注意。?#29575;?#22312;序言中说,“余读西氏记,言遮须国王之织,类于母猴之削之见欺也。欲其布织轻细,等于朝之薄烟,乃悬上赏以走异国之工?#20445;?#26377;黠者闭户经年,曰:‘?#23478;?#25104;。’捧于手以进,视之,等于空虚也。王大悦,辄赏之。因自逃也?#34180;?#38065;锺书指出:?#21834;?#27597;猴之削’见《韩非子·外储说》左上,‘西氏记’疑即?#28014;?#40480;摩罗什传?#32602;率?#21152;以渲染耳。”虽然未做深入研?#37073;?#20294;已经提供了非常重要的线索。“母猴之削”的故事是说有卫人自称能在荆棘刺上?#24944;?#27597;猴,燕王信以为真,将其奉为上宾。可当燕王想要亲眼目睹时,卫人?#36766;?#26041;百计予以阻?#21360;?#23601;具体情节而言,?#30343;?#22312;诡言欺骗君王方面与《皇帝的新衣》相仿。相?#29616;?#19979;,?#25925;恰?#36974;须国王之织”的故事和此后问世的安徒生童话更为相似。这究竟?#30343;?#38472;际泰依据《鸠摩罗什传?#36137;?#28436;渲染而成,?#25925;?#21478;有其他渊源可本,着实令人颇感好奇。

      通过杨宪益和钱锺书的悉心爬梳,披?#35835;?#20445;存在中国典籍中的类似记载。出现这种现象其实也不足为奇,美国民俗学家斯蒂·汤普森在《世界民间故事分类学》(郑海等译,郑凡校,上海文艺出版社,1991年)中说过:“对普遍存在的或远古的民间故事,恰恰有更明确的证据表明,最不相同的民族也有他们故事内容上的极其相?#39057;恪?#21516;样的故事类型和叙事主题,以最令人迷惑的方式遍及世界。识别这些相?#39057;?#24182;试图解释它们,使一个学者更加接近对人类文化本性的理解。” (见该书第一章《民间故事的普遍性》)?#30001;?#19990;纪二十年代起,汤普森本人就在?#20381;?#23398;者阿尔奈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增订编制《民间故事类型 索 引》(The Types of the Folktale:A Classification and Bibliography),对流传于世界各地的民间故事予以分类和编码,其中就列?#23567;?#30343;帝的新衣”这一类型。而用他们两位姓氏首字?#35813;?#21517;的AT类型分类法,也逐渐成为各国学者研究民间故事时的重要参照。美国儿童文学家珍妮·约伦在编纂《世界著名民间故事大观》(潘国庆等译,上海文艺出版社,1991年)时,就搜集了流传于美国的民间故事?#35835;?#20010;老妇打?#25721;罚?#22312;注释中参酌AT分类法介绍说,“类似的故事亦见于土耳其、以色?#26657;?#20197;及一直到斯堪的纳维亚各国的广大地域?#20445;?#25925;事中该人赤身裸体却以为美服在身这一情节,在斯堪的纳维亚有种种变异,为安徒生童话《皇帝的新衣》提供了原型?#20445;?#25552;供了新的视角来考察这个故事类型的传播。

      上世纪七十年代,美籍华裔学者丁乃通也借鉴了AT分类法,而将研究范围限定于中国。在他编制的《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》(郑建成等译,李广成校,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,1986年)里同样列?#23567;?#30343;帝的新衣”一类,并概括其主旨为“人们赞美看不见的织物”(见该书“I笑话?#20445;?#32534;号1620)。尽管他依据的资料源于现代人编写的《讽刺笑话集?#32602;?#26410;能依循杨宪益或钱锺书提供的线索沿波讨源,因而招致德国学者艾伯华的批评,认为“从故事题目看,我?#24378;?#19981;出是中国故事,这部笑话集同时还收了外国笑话?#20445;?#20294;艾伯华同样提到,“从这个故事类型本身说,确实是很像安徒生童话中的‘皇帝的新装’,而我已在拙著中指出,我坚信它产生于中国的东部”(董晓?#23478;搿?#19969;乃通的〈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?#25285;?#20197;口头传统与无宗教的古典文学文献为主?#32602;?#36733;《民族文学研究》2008年第三期;又收入艾伯华《中国民间故事类型》修订版,王燕生、周祖生译,商务印书馆,2017年。艾伯华所说的?#30333;?#33879;”即指该书)。经过?#35801;?#20013;外学人的共同努力,使得流传于中国的同类型故事得以依照国际标准编码予以著录,可供越来越多的学者参考比较。尽管并不能由此轻率地判定最初的源头或梳理彼此的关联,但正像丁乃通所强调的那样,?#23433;还?#36825;些中国故事与国际的标准?#38382;?#26377;多少差异,对于想?#25945;?#27665;间故事如何影响民风民俗、如何传布和发展的学者,这些故事提供了?#23633;?#20540;的材料”(《中国民间故事类型索引·导言》)。

      对于近代以来的中国人而言,确实经历了一系列前所未有而天翻地覆的剧变。然而?#26377;?#20102;两千年之久的君主专制政体虽然在名义上已告终结,可是称帝、复辟之类的闹剧却常有回光返照乃至卷土重来的迹象,种种背离现代文明的陈腐观念和卑劣品性更是根深蒂固地?#20889;?#20110;人们的潜意识之?#23567;?#22240;此在《皇帝的新衣?#20998;?#31881;墨登场的各色人等:贪慕虚荣而颟顸愚蠢的国王、曲意逢迎而阿谀求容的大臣、奸诈诡谲而投机?#24598;?#30340;骗子、随声附和而人云亦云的庸众……总让人感觉似曾相识,有时甚至恍在眼前。?#36894;?#26366;经借助这个童话借题发挥说:?#23433;?#36807;须是孩子,才会照实的大声说出来。孩子不会看文学家的‘创作’,于是在中国就没有人来道破。”(?#19969;啊薄啊酢酢酢酢?#35770;补?#32602;?#25910;入《花边文学》)童话中的孩子能够肆无忌惮地戳破谎言,现实中的成人却未必可以放言无忌。这恐怕正是触动读者们在一笑之余顿生感喟的?#26053;?#25152;在,也正是吸引这么多翻译家、创作人和研?#31354;?#20026;此倾注心力的主要原因吧。

      (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)

    [责编:宫辞]

    阅读剩余全文(

    相关阅读

    您此时的心情

    新闻表情排行 /
    • 开心
       
      0
    • 难过
       
      0
    • 点赞
       
      0
    • 飘过
       
      0

    视觉焦点

    • 农房改造一体化 改善农民居住条件

    • 贵州剑河:欢度芦?#32454;?#33310;文化节

    独?#20063;?#21010;

    推荐阅读
    3月23日,香河县融媒体中心工作人员在街头采访。去年以来,河北省香河县在县?#24230;?#23186;体中心建设过程中,全力打造“广播+电视+报纸+网站+?#31361;?#31471;+微信+微博”的融媒体新形态,使县?#24230;?#23186;体中心更好引导群众、服务群众。
    2019-03-24 10:23
    3月23日,小朋友在山东省烟台市青少年宫交通安全教育馆体验“交通标识猜猜?#30784;?#28216;戏。在“全国中小学生安全教育日”即将到来之际,山东省烟台市青少年宫开展?#38382;?#22810;样的安全教育活动,让孩子们在游戏和互动体验中学习安全知识,提高自救能力。
    2019-03-24 10:21
    连日来,在贵州省剑河县岑松镇岑松社区对门寨,来自周边村寨的少数民族群众欢聚一堂,通过跳芦?#34900;琛?#23545;情歌、唱苗族古歌?#30830;?#24335;,欢度民族芦?#32454;?#33310;文化节。连日来,在贵州省剑河县岑松镇岑松社区对门寨,来自周边村寨的少数民族群众欢聚一堂,通过跳芦?#34900;琛?#23545;情歌、唱苗族古歌?#30830;?#24335;,欢度民族芦?#32454;?#33310;文化节。
    2019-03-24 10:19
    这是2018年6月28日拍摄的?#35855;?#33707;祖拉风电站现场。5年多来,“一带一路?#32972;?#35758;在欧亚大陆落地生根,成为中欧战略合作新的增长点,也成为进一步拉近中欧关系、实现互惠共赢的重要纽带。
    2019-03-24 08:47
    为?#20048;?#21270;工园区污水、现场?#20173;?#28040;防用水外流进入灌河,已对新丰?#21360;?#26032;农?#21360;?#26032;民支渠等入灌河河道采取筑坝截控措施。截至3月23日7时,响水化工厂爆炸事故已造成64人死亡,救治的伤员中危重21人、重伤73人。
    2019-03-24 08:32
    3月23日,受“3·21”响水天?#25105;?#20844;司爆炸事故波及的陈家港镇六港小学内,老师在清理教室,为复课做准?#28014;?/div>
    2019-03-24 08:30
    3月23日,人们在英国?#38181;?#21442;加游?#23567;?#24403;日,民众在?#38181;?#34903;头参加游行,支持英国举?#23567;?#33073;欧”二次公投。当日,民众在?#38181;?#34903;头参加游行,支持英国举?#23567;?#33073;欧”二次公投。当日,民众在?#38181;?#34903;头参加游行,支持英国举?#23567;?#33073;欧”二次公投。
    2019-03-24 08:29
    3月23日,在津巴布韦马尼卡?#38469;?#40065;西图地区,中国志愿者帮助当地村民走过一座危桥。津巴布韦总?#34924;纺?#21152;古瓦21日宣布,将23日和24日定为全国哀悼日,以悼念灾害中的遇难者。津巴布韦总?#34924;纺?#21152;古瓦21日宣布,将23日和24日定为全国哀悼日,以悼念灾害中的遇难者。
    2019-03-24 08:27
    舞剧《昭君出塞》在纽约上演
    2019-03-23 09:16
    欧盟为英国“脱欧”提供“二选一”时间表
    2019-03-23 09:14
    ?#25103;剩?#23433;全教育进校园
    2019-03-23 09:11
    “火洲”三月杏花香
    2019-03-23 09:10
    河北文安:科技助农下乡忙
    2019-03-23 09:06
    大地“铺金”春光好
    2019-03-23 08:54
    3月21日,游客在杜家台村的杏林内游览。春分时节,河北省内丘县柳?#32456;?#26460;家台村的杏花竞相开放,吸引?#35801;?#28216;客前来观赏。春分时节,河北省内丘县柳?#32456;?#26460;家台村的杏花竞相开放,吸引?#35801;?#28216;客前来观赏。
    2019-03-22 10:10
    游客在陕西洋县朱鹮梨园景区观?#23648;?#33457;(3月21日摄)。近日,陕西省汉中市洋县朱鹮梨园景区梨花开放,满山梨花如飘香白雪,吸引游客前来赏花。近日,陕西省汉中市洋县朱鹮梨园景区梨花开放,满山梨花如飘香白雪,吸引游客前来赏花。
    2019-03-22 10:09
    3月21日,一列动?#24213;?#21015;车行驶在西成高铁陕西洋县段。近日,随着气?#24459;?#39640;,陕西省汉中市洋县?#34924;?#21508;色春花开放,宛若花海。新华社记者刘潇摄
    2019-03-22 10:09
    3月21日,在广西昭平县的广东肇庆鼎湖扶贫协作有机茶基地,当地群众在采茶。广东肇庆市鼎湖区在结对帮扶广西贺州市昭平县脱贫工作中,发?#20849;?#21494;种?#30149;?#21152;工等,为脱贫攻坚提供产业支撑。目前,昭平县?#20937;?#21327;作已建设共1319亩有机茶基地和7000平方米茶?#23548;?#24037;厂房,帮助当地群众增收脱?#19969;?/div>
    2019-03-22 10:14
    3月21日,中国?#24551;?#21592;刘洋(左)与高?#23478;恚?#21491;)在比赛中防守。当日,2019年中国杯国际足球锦标赛在广西南宁开赛,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集训队首战以0比1不敌泰国?#21360;?#24403;日,2019年中国杯国际足球锦标赛在广西南宁开赛,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集训队首战以0比1不敌泰国?#21360;?/div>
    2019-03-22 10:14
    加载更多
    今晚广东36选7开奖号码